初戀*補習班1

初戀*補習班2

 

小婷沒有再來問過我要不要去聯誼,他照樣每天和阿豪嘻嘻哈哈,阿豪也依然冷冷淡淡的不看我。

雖然心裡懊惱當時沒有答應小婷,但是我也無法放下內心的罪惡感和他們去玩。

 

一個星期日,他們兩個都缺課沒到補習班去報到,他們請了假,老師也懶的追查,只有我知道他們兩個是跑去玩了,一個人呆在補習班裡,我反而有點看不下書,考卷也答的亂七八糟。

以後我還有這樣的機會可以和他們去玩嗎?阿豪會再來約我嗎?心裡的胡思亂想一股腦的衝擊著我,早知道會這樣看不下書,還不如就豁出去和他們去玩了!哎!

 

又過了一個星期,小婷趁補習班放學回家的路上,把他們出去玩的照片塞給我。

一大群人在外雙溪,開心的玩水,小婷和阿豪玩的熱絡,只有我是呆呆的在補習班看書,我吃味的把相簿還給小婷,悶悶的走著。

 

「怎麼了啊?」小婷在我後面喊著。「後悔沒跟去了噢?哈哈!誰叫你,功課重要嘛!」

不知道為什麼,今天他的話聽來格外刺耳,我沒回話,繼續走著。

「哎唷!不要這樣咩!」小婷又賊賊的笑了笑,「等我啊!給你一個好東西喔!」

小婷不知道在包包裡要掏什麼東西停了下來,半天才又追上我,他拿了張紙塞到我手裡,人就走了。

 

是一張相片。阿豪的獨照。

 

他的照片,我該藏到哪去好呢?壓在床底下,媽媽換床單的時候一定會發現……,哎!

最後我終於是把相片藏到一年級最用不到的音樂課本裡去,希望不會讓家裡的哪個人意外翻到才好。

 

只是,那一陣子阿豪都沒有再寫信來。

他生氣了嗎?我不敢主動寫信給他,也不敢去問小婷。

時間久到我以為阿豪不會再寫信給我了。

 

我才知道書上寫的什麼望穿秋水是什麼意思,一直到快開學,小婷才又塞信給我,期待已久的信,盪的我心裡飄悠悠的。

信裡面,阿豪說他暑假常和朋友晚上出去,所以沒什麼時間可以寫信,也很可惜那次去外雙溪我沒有同行,只是接下來可能也沒有機會了,明年暑假,就是我們一決勝負的聯考了。

看到他說沒有機會,我心裡又是一陣苦,難道考完以後也不能再約出去嗎?

雖然這話我只敢自己對自己說,很多話我都不敢坦然的說出口來。

就算和小婷一起聊天,我也不敢說出太多心事,總怕像他這一個大而化之的人,會在和阿豪玩鬧的時候脫口說出什麼我不敢讓他知道的話。

 

過完暑假,課業的壓力陡然升了數萬倍,能回信給阿豪的時間越來越少,和他通信的頻率,也越來越少!

阿豪好像不是很在意,他依然每天混日子,依然每天睡覺,依然冷冷不看我。

只是……,某天,他突然不去補習班了!

好像沒有人知道原因,連小婷也不知道,他聳聳肩說:「沒來就沒來囉!不關我的事,管他的咧!」

當然補習班老師也不可能和我們報告他沒來的原因 ,阿豪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,從此沒再出現。

小婷也一樣過著他的日子,他和阿豪,大概也斷了連絡?

 

阿豪不再出現,我應該要好好的繼續衝刺,但不知道為什麼,我反而一點動力也沒有了,雖然每天開夜車,每天早起到學校模擬考,但是我成績卻不爭氣的開始下滑!

老師總意有所指的唸著我的成績,家人也開始關注我,我卻無法說出一個合理的藉口,理由。

 

阿豪倒底上哪去了?

我沒敢再去問小婷,如果他知道,應該會主動來告訴我吧?如果沒說,我問了也是白問。

 

過了半個多月,有天下午,小婷來告訴我,他不去補習班了!

「家裡說我功課一直都沒有進步,要給我換到台北的補習班去。」他拍拍我的肩膀,笑笑的說著。

以後唯一會和我聊天的小婷也不去補習班了嗎?

這麼說來,補習班裡只剩下我一個人了。我有點小傷心,阿豪不去了,小婷也要換到別家補習班,雖然我本來就話不多,但是畢竟補習班裡台北跟三重的學生,分隔的蠻嚴重,他們並不太喜歡和我們這些台北的學生玩在一起,好像覺得台北的學生功課都比較好的樣子。

小婷是個異類,他和誰都能玩在一起。

「呵呵,反正我們在學校還是可以看得到啦!」上課鐘響,小婷就笑著回教室去了。

 

 

c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