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戀*補習班1

 

信是阿豪寫的,說想和我當朋友之類等等的話,看的我臉紅心跳,第一次有人寫情書給我,竟然會是我自己也喜歡的男生,實在是太幸運了!

可是我不敢回信,該寫些什麼好呢?說我也想和他當朋友嗎?

 

過了一個星期,小婷看我一直沒有回信,跑來問我怎麼沒有回信?「是不是不想理那個阿豪?如果你對他沒意思,那我直接告訴他好了?」

該說什麼好呢?我只是搖搖頭沒有說話。

「那不然你為什麼沒有回信?他叫我來問你啊!」

「我不知道要寫什麼耶!」看小婷是要打破沙鍋問到底,我也只好說了。

「嗯……就看你想跟他說什麼就寫什麼啊,不然我要怎麼跟他說?」小婷有點不耐煩的說著,一邊回看看看阿豪。他正趴在桌上呼呼大睡,一點也不理其他人的喧鬧聲和滿室裡的茶葉蛋、滷豆干香味撲鼻。

上課的鐘響了,小婷跑回他的位子上坐好,順手戳了戳阿豪的背,又回頭對我眨眨眼睛做個鬼臉,才又轉頭坐好。

阿豪還趴在桌上睡覺,老師看了他一眼,沒有說話。

 

回家以後,我躲在房裡想了很久,好像是該寫點什麼回信,字字斟酌的寫,短短一封信,短短一封信,卻寫了又改,改了又寫,女生嘛!總該含蓄一點。

 

很高興和你當朋友,希望有機會可以多認識。

 

原來寫信這麼難!等我好不容易寫完一封信,已經是三更半夜,把信藏在課本裡,我趕忙上床睡覺,一早還有一堆的考試,要早點到學校去看書才行,沒有開夜車,考試一定成績很難看。

中午午休的時候,我走去小婷的班外找他,把信塞到他手裡,他賊賊的笑了一下,說晚上會拿給他。

 

和阿豪就這樣通起信來了,信差是小婷。

認真說起來,我和阿豪好像連一句話都沒有說過,每次下課經過他身邊,他也總是低頭看著地上,反而是我自己在臉紅心跳,面紅耳赤。

我們這樣通信,也過了一個學年,一轉眼就已經是二年級下學期了。

情人節、聖誕節或是我生日那幾天,小婷會拿盒巧克力給我,底下依然壓著一封信。我也不懂,這樣應該不算是交往吧?只是,這樣的書信往來,又算什麼呢?

小婷和阿豪還是走的很近,我和阿豪的距離,卻好像永遠都是這麼的長。

 

我寫信問阿豪,他卻說小婷是要拿信給他,不然,我要直接把信拿給他嗎?

當然是我。不。敢。

這個問題算是無解了!

 

一個週末,我要到補習班的路上,經過公車站牌的時候,又看到小婷和阿豪兩個人說說笑笑,打打鬧鬧的走過去,突然心裡覺得好落莫。那些熱情如火的信,和阿豪面對我時的冷冷淡淡,讓我開始懷疑起來,難道一切都只是我自己的錯覺?

好像那些信都不曾真正存在過一樣!

雖然,我是不敢留著那些信的,我怕學校檢查書包時會被看到,害怕家裡會不小心翻到那些信時對我的質問,我只能把每封信都印在我心裡,千般不捨的把信丟掉。

但是那些信,是真實存在過的,對吧!

 

暑假到了!毒辣辣的太陽每一天都在燒烤著我們的肉體和心靈,補習班裡的冷氣僅管轟隆隆的響著,卻好像怎麼吹都不會冷一樣。

有一天,小婷興沖沖的跑來,說他們班女生要和阿豪班上的男生出去聯誼,問我要不要也一起去玩一天?

「去嘛去嘛!機會難得喔!」小婷熱的臉紅紅,一手拿本子扇風,一手拉著他的領口擦汗。

夏天是應該出去玩玩水的,可是,考試該怎麼辦!少看一天書就少了一天的競爭實力!我天人交戰著!我想去!想要坐在阿豪身邊,和他面對面的說話,但是……,聯考卻只有一次,我能冒著考不好的風險出去玩嗎?

小婷看我猶豫不決,也不多說什麼了,只是嘆口氣看了我一眼,回頭往他位子走去。

 

c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