妻不如妾

阿和跟她離婚之後,跟外面那女人漸行漸遠,他突然覺得,那女人心機之重讓他難已接受,當初在一起時講好的只是一場男歡女愛的遊戲,但是她卻硬是介入他的家庭,公然的對他老婆挑釁。

當初為了一時的惱羞成怒,才丟了離婚協議書給老婆,本來只是想嚇嚇她,要她不要整天又吵又鬧的,沒想到她卻鐵了心簽名。一直到兩人要去戶政登記離婚前,他都以為,到最後一刻,他老婆會哭著求他不要離婚的,沒想到,她連眼淚都沒流一滴。

看來他真的傷的她很深。

他以為只要擺出男人的氣魄來,就能讓他老婆懾服,女人不都這樣嘛,給她幾分顏色就以為開起染房來了。

只可惜他千算萬算,就忘了算他老婆當初在酒店,好歹也是這紅牌,哪個男人不是將她捧在手心裡哄的,她又幾時受過這等鳥氣了,怎麼可能乖乖的憑他擺佈。

所以在簽下離婚之後,她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
***

為了男人的自尊,阿和也不開口挽留,就算心裡後悔,他也不會讓她知道。

 

而那個女人,心想自己如意算盤打的精,以為阿和都已經離婚了,就該是她入主了吧!她天天纏著阿和,就算阿和不理她,也都能找出藉口來要跟阿和見面。

阿和從來沒想過要跟那女人有其他關係,除了肉體跟金錢,他們兩個是沒什麼好談的,要不是那女人總能找到大老闆介紹好生意給他,像她這樣的女人外面大把抓都有。像她這麼不知分寸,不懂遊戲規則,除了分手沒第二條路。

 

那天,她說香港那有個大老闆對他公司的新產品很有興趣,要阿和跟她跑一趟香港,說是要幫他拉線。

想到成交至少就有上百萬的抽佣,阿和又心動了,就算心有不甘,他還是跟她去了趟香港。

去到香港,她也不帶阿和去見她說的大老闆,只是拼命的要阿和陪她去遊覽,她跟阿和說:「好不容易來到香港,就玩一玩吧!大老闆要過幾天才有時間見他,這幾天就別浪費了。」

應付她兩天,阿和已經快要受不了,這個女人纏的就像蛇一般緊,根本不讓他有絲毫喘息的空間,他恨得牙癢癢,巴不得能早日脫離她的魔爪。阿和直接和她攤牌:「你說的大老闆倒底什麼時候才會出現?我台灣還很多事要處理,他再不來,我要回去了!」 

女人嘟著嘴,撒嬌的蹭著阿和說:「晚點我再和他連絡一下,現在這時間,人家正忙著呢!」她把阿和抱的緊緊,深怕一個不小心,他就不見了。

 

阿和無奈的嘆口氣,不再說話。

女人以為他已經屈服,勝利般的揚起嘴角,甜甜的笑了。

 

晚上,阿和逼著她打電話連絡,她裝模作樣的打起電話,卻皺著眉頭嚷嚷大老闆電話沒人應,八成又跑到哪間酒店去喝了?

阿和也不戳破她的謊言,只是冷冷的點了點頭,不再說話,整晚都是她的獨腳戲,以前看她嬌笑還有幾分心動,如今卻只剩下不耐,阿和更加後悔,當初竟然因為這樣一個女人而離婚?真是瞎了狗眼!

要她打電話是想給她最後一次機會,她還是沒看懂,阿和也不再給她面子,晚上,趁她去洗澡的時候,匆匆收拾好行李就走了,連張紙條都沒留下。

等女人洗完澡出來,只剩下滿室孤寂,只有氣的吹鬍子瞪眼,阿和卻早已飛上幾萬里的高空。

 

阿和雖然看清了眼前的女人,也後悔不該和結髮妻子離婚,但卻也沒臉再去挽回,還能怎麼挽回呢?她都已經交了一個男友了,離婚協議書上寫的清清楚楚,從此之後男婚女嫁,各不相干。

已經沒有回頭路了,阿和再度沉淪在酒店溫柔鄉裡,每天每夜的喝,雖然每天的應酬讓他業績扶搖直上,但是賺的越多,阿和的內心越是空虛,每天醉的七葷八素的回家,每天身邊都是不同的女人,他前妻僅管知道他的進況,卻從來沒有想過要再回頭,只是暗自慶幸自己脫身的早,不然如今該是一個又一個獨守空閨的寂寞和淚水。

 

而那女人,見與阿和是再也沒有機會,也只能摸摸鼻子自討沒趣的走人,一場狐狸精和正宮娘娘的戰爭,只戰了個兩敗俱傷,誰也不是贏家。

 

c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