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個月後,新聞上出現一則牛郎被殺致死的報導,琦琦冷眼看著,沒有太多表情。

 

小程一個人在汽車旅館的房間裡,裸身躺在按摩浴缸中,滿頭滿臉的血,按摩浴缸裡紅色的血液還不停的跳動,雖然調閱監視器,但是只見到一個不清楚的人影,無法分辨兇手是誰。

 

警方很快找上小咪和琦琦,除了她們兩個以外,警局裡還有不少的女人,有的驚慌不解,有的遮遮掩掩,有的忿恨不平,從年輕少婦到嫩模公關,可以看出小程的觸手之廣大,超乎眾人的想像。而眾女們唯一的疑問,是這麼多個女人,難道都是小程的後宮之一嗎?

想到自己只是心愛男人的眾多女人之一,有的生氣、有的傷心、而琦琦,則冷淡的不發一語,面無表情的呆坐在一旁,等著警察的訊問。

 

一個女人從訊問室裡哭著出來,淚水哭花了她精心妝扮過的臉龐,看他全身叮叮咚咚誇張的飾品,可以看出他的來歷,警方一面好心安慰,要她看開一點,一面轉身查看資料要叫喚下一個相關者,整個警局裡擠滿了這個牛郎的女友群,為了查辦他的死因,真是煞費功夫,也浪費社會資源,這樣的人死一個少一個!

 

終於輪到琦琦。

她進到訊問室劈頭就問警方關她屁事?「我都已經跟那個廢人分開那麼久了,為什麼還要叫我來?我可一點都不想再跟他沾上半點關係!」 

警察頭痛的說:「嗯……沒辦法,只要曾經有關係的人都要叫來問問,再說,這也是為了要排除你的嫌疑。」叭啦叭啦的說了一堆,問了基本資料跟案發當時的不在場證明,警察仍然沒有半點頭緒。

「如果還有任何問題,我們還會再和你連絡的,希望你可以和警方配合。」,像是例行公式一樣的問完所有問題,就讓琦琦回去了。

 

盤問完小程的女人們,再來是要查小程生意上的敵人,樹大招風的小程,幾乎沒有半個可以跟他算的上是交好的伙伴,在生意上,大家是在商言商,可是小程他貪小便宜,總是大量的買低賣高,而且最喜歡在貨裡攙雜一切有的沒的東西,品質除了爛還是爛,會有客戶大家完全是看在小咪大哥的面子。

要找他的敵人,實在是比他的女人們更多上一倍!

經過半個多月的徹查,警方依然毫抓不出一個偵查方向,漸漸的小程的案子也不再是偵辦頭條,風聲漸消了。

 

一個下午,小咪在和哥哥泡茶閒聊,她有意無意的問著哥哥有關小程的兇案:「哥,兇手找不到了嗎?」

「嗯,好像是,他也沒家人去逼問警察辦案進度,再說都已經半個多月了,真的要找人也找不到了!」

「這樣嗎……?」小咪若有所思的看著呼嚕冒煙的水壺,不再說話。

「應該是這樣沒錯!」他哥哥淡淡的說著。

「所以說,就這樣變成懸案了嗎?」小咪又問。

「哈哈!」他哥哥突然大笑起來,「我說小姐,你當我妹妹多久了,你難道不知道很多這種殺人的案件,除非是有人秘報,不然是很難抓到兇手的嗎!」小咪大哥啜了口茶,臉色嚴肅的看著小咪:「欸!我說啊……!小程不會是你找人去處理的吧?」

小咪愣愣的看著他的哥哥,「當然不是我!我還以為是你做的,不然我何必來探你口風……。」

「可是他外面那些女人,有哪一個有本事可以找人去把他做掉?」小咪哥哥沉聲又說:「最好真的不是你!這種事想做還輪不到你操心!至於是誰幹的,也不用去管那麼多了,男人掛了再找不就有。」

「我知道……,只是在一起久了,很難說放就放的!」

 

小程的死,並沒有引起太大波瀾,就連他的正牌女友,也沒有大動作要找出兇手替他報仇的樣子。

一個人就這樣死了,輕飄飄的就像這個世界上從來不曾存在過他這樣一個人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全站熱搜

c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