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會之後,小程問了那個帶琦琦來的朋友,要不要搭他的車回去,琦琦當然也就一同上車。對於把妹的手段,小程一點也沒生疏,畢竟這是他的老本行,不管脫離多久,都是他本能的生存之道。

很快的小程就和琦琦越走越近了,雖然他是一個謎一般的女人,神秘的不讓人知道他太多的事,但是對於一個把妹老手來講,只是多些挑戰性而已。

 

琦琦上勾了,很快的就付出了他全部的心,作風神秘的小程就像一個謎,喜歡突如其來的給她一個驚喜,出現在她工作的地方,或是出現在她家門口等她,就為了要送個點心或是宵夜,有時快如旋風的一閃而過。

小程說他有事要忙,只是突然想見見她,只是想送他剛吃過好吃的路邊攤來給她一起嚐嚐。

琦琦愛極了他的細心和那種總是想到她的體貼。

 

說來奇怪,在熱戀期當中的兩人,小程卻從來不帶他出現在任何的公共場所。

琦琦的好友每每說要見她的新男友,卻從來沒有人得以見到,小程的神秘,真的就像一個謎。

 

直到琦琦生日那天,琦琦辦了一個小型的生日趴,十幾個好友一同在錢櫃唱歌,小程不得不現出他的蘆山真面目,就算是姍姍來遲也好過不見人影的被眾人還有琦琦怨懟。只是,他的出現,也引出了好些耳語。

「沒想到琦琦的男友竟然是他!」

「怎麼會……?」

「那個男的不是……?」

 

畢竟是朋友的朋友,當然其中多少也會有些交錯,知道小程的人看著琦琦,直覺她只會是被玩弄的一方,惋惜聲、同情聲,還有八卦的傳言漸漸傳到琦琦耳中。

熱戀中的她雖然不願意聽到這些風言風語,但是也不得不開始正視這個男人和她之間,是不是真存在著那麼多的秘密?

總是不願出現在她朋友面前,總是來去一陣風,總是神秘的說他在忙,總是在他想出現的時候才出現……。

對於琦琦的質疑,小程四兩撥千金。

說他有工作要忙,說他和客人在談事情,說他晚點才有空,小程開始淡出琦琦的生活。

 

他無法面對琦琦尖銳的問話,更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琦琦汪汪的淚眼,他是真心愛過這女人的,可是,並沒有愛到足以為她放棄手上的一切。更重要的事,傳言也漸漸傳到小咪的耳中,最重要的還是要先安撫好小咪才是。小程帶小咪去了趟高雄,想稍微修補兩人的關係,對於琦琦的來電,他不敢接,也不能接,她要是鬧了起來,這電話還真不知該如何收場,再說,也會引起小咪的猜疑。

 

「算了!分手吧!我好累!」

 

 

 

最後琦琦不再來電,只發了這一段訊息給小程。

 

對於不再振動的手機,小程無言,他只是更溫柔的對小咪好、更用力的揮灑他的汗水,對他的激情,小咪滿意的蜷捲在小程懷裡。不提問、不質疑,這是小咪對男人的方式,她知道男人不會想要尖銳的相處,再說,她也是認真的要和這男人 在一起的,不管外面的花花草草再如何迷人,到最後,小程還是要回來的,只要這樣就夠了,她不想把男人逼走。

 

甜蜜的小旅行之後回到台北,小程偷偷的打了幾次電話給琦琦,一反過去的甜膩聲響,剩下的只有空洞的嘟聲,琦琦鐵了心不接電話。

小程到她家樓下去等門,琦琦只好窩在家裡好幾天不去上班。

僵持到最後,是琦琦家裡已再無糧食,逼不得已出門買東西吃了,才讓小程逮著機會,他衝上前去攔住琦琦。

 

「你說分手是什麼意思,我不同意!」

「我說分手就是分手,你現在這樣又有什麼意義?」琦琦冷冷的說,一面要走人。

「不要走,我們好好談談。」

「還有什麼好談的嗎?那你能解釋你的總是不見人影嗎?那些不接的電話,又代表什麼?」琦琦開始動怒,她只想離開眼前這個男人,不想再多互動。

「我在和客人談生意,不方便接電話……。」小程無力的辨駁更顯出他的心虛。

「沒什麼好說的了,你走吧!」琦琦淡淡的語氣,傷著小程也割著自己的心,其實她心裡還是希望小程能有更好的藉口,可以說服她的理智。

 

小程轉身走了,他看的出來琦琦眼裡透露出來的心涼,知道多說無益。

 

文章標籤

全站熱搜

c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