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男人需要三種類型的女人,一個是林徽音,懂徐志摩的詩和心,一個是張幼儀,她是徐志摩的母親,她照顧著徐志摩,但男人不會對母親產生慾念;於是徐志摩還需要一個陸小曼來滿足他的狂情愛慾。

一個女人也需要三個男人,一個帶著她看夕陽數星星,專門做一些風花雪月的事;一個父親般的做她經濟上的依靠,並且寵愛著她,還有一個則是能夠不斷刺激她成長的老師,不過有些女人也許貪心些,她還需要一個完全歸自己統管的男人。

於是男人和女人算扯平了,一個妻子不可能同時是林徽音、張幼儀和陸小曼,一個丈夫也不可能集情人、父親和人生導師於一身,我們只能忠實的做著自己,然後祈求遇見一個可以一起去旅行,也可讓對方獨自去旅行的伴侶。



如能想通這一層,徐志摩也許就學會了怎樣去愛張幼儀吧?
人很少因愛情而改變,卻常因愛情而「看不見」!

是的,在別人疼愛我們時,讓我們也懂得去「包容別人」,並且學習~「多欣賞、少挑剔;多感恩、少責備」,使相愛的人,能相守到永遠。

上面那些話完全可以看的出來,不像是我會說出來的話,不過,那也完全只是轉貼而已。

來談談我的看法!

每個女人,都想要當自己心愛男人的解語花,這名詞叫作「男人的紅粉知己」。

你輕輕的一聲嘆息,我就知道你要什麼?
你緩緩的擺了擺頭,我就知道你想說什麼?

盡在不言中。

很多事只要一個眼神的交流或是手指輕輕的愛撫過,就能瞭然於胸。
你能掌握一個男人的心,你也就把他的靈魂也整個的給佔住了。

這真的是很多女人都想要到達的一個境界,但,這也不是那麼簡簡單單就可以做到的。那種長期相處下來的默契,是需要刻意去培養但無法人工製造的。


不管這是不是其他女人想做到的地步,但我卻很認真的想這麼做,也曾很努力的想去做到,但也許以前是我的歷練不夠,心智還無法達到這種境界,就像人家說的那樣,你要在「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」,而我過去總是在不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,在很不成熟的時候妄想談成熟的愛。

所以你千萬別怨嘆你愛錯了人感情不順遂,要知道也許那些失敗的愛情,只是為你後來的那個真正的愛所做的習題罷了!讓你能真正懂的怎麼去生活,怎麼去愛。

當你能真正的看透這些,到那種不痛了的地步,就很好了!放下那些傷過你心的人的恨,你才能夠有一個乾淨的心再去愛一個人。

光說不練沒有用,但是很多事情真的是要你真遇到了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?

以前老愛寫些情啊愛啊的話,卻被說成是「為賦新詞強說愁」。

這話現在我倒也懂了。

是啊!那時候的我根本也還不懂什麼情愛,也表達不出什麼情愛來的。

最重要的「心」能抓的住,其他情跟慾就很好解決了。每個女人都能當男人的媽媽照顧他,只要你有心,每個有母愛的女人都能輕鬆勝任。



而現下社會的陸小曼,我想也是多不勝數的吧!




c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