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近常常接到一些無聲電話,到後來,無聲電話成了一個女人的笑聲,有的時候又是女人啜泣的聲音。

本以為是無聊的惡作劇電話,可是慢慢的也覺得有些不尋常起來。

不會是阿和在外面搞什麼鬼吧!

 

一開始阿和只是因為覺得好玩,他在當兵前就常跟三五好友跑酒店去鬼混、喝酒,對於業務需要,招代廠商去酒店也是家常便飯,再說,他老婆也是從酒店裡娶回來的,難道就以為他結了婚就不該再上酒店去嗎!

阿和跟他老婆是在酒店認識的,那時她在做小姐,看阿和在酒店也只是喝酒,挺安份的,這才跟他交往,本以為他是因為晚上回家一個人嫌無聊,才三天兩頭的往酒店跑,沒想到他根本就是喜歡泡在酒店喝酒找熱鬧。

她跟阿和鬧了好一陣子,終於阿和受不了每天回家看到他老婆哭喪的一張臉,安份了點,除了必要的應酬,晚上都乖乖的回家吃飯。本以為阿和終於知道要當個好丈夫,可是沒想到,阿和卻只是換個方式玩……。

 

阿和除了做業務,他也炒股票,不知怎麼就跟一個交易員熟到會共進午餐。

有時候那交易員會介紹些大老闆給他認識,會是幫他拉點生意,阿和為了回禮才請吃午飯,只是幾頓午餐下來,就慢慢的從餐廳吃到房間裡去了。

阿和心知那女人是著名的交際花,跟幾個大老闆、公子哥都有一腿,對她並不抱其他感情,只是單純的想偷吃而已,他也跟那女人講白了說不可能為了她放棄家裡的老婆兒子。

 

一開始,他老婆只當阿和是安份守己了,可是她突然發現阿和開始有些莫名其妙的電話,他只說是朋友找他去喝酒的,所以不想接。

然後是阿和的開銷突然變大了。

有天她看到阿和口袋裡的發票,在百貨公司的消費,花了快上萬,這才去查他的刷卡帳單,一看差點氣到吐血,一堆說不出是買了什麼東西的帳單,不是花在家裡,不是買給她!

阿和回家的時候,她一把帳單往他身上丟,要他好好解釋清楚。他吞吞吐吐的說不出話,推說忘了。

 

她氣的好幾天不跟阿和說話,只是對著兒子掉眼淚,白天的時候就跟幾個朋友上百貨公司猛血拼。朋友勸她好不容易釣到個金龜婿,雖然不是非常有錢,但至少是讓她衣食無缺想買什麼就買什麼,要她不要輕易放手。

最後阿和買了個她一直很想要的名牌鑽錶送她當作賠罪,兩個人才總算和好。

 

可是對於阿和這種男人來說,一旦嚐過腥,就再也忘不了那滋味了。俗話說「家花哪有野花香」,更多的人說「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,偷不如偷不著。」

 

才安份沒多久,他又悄悄的跟那女人勾上。

原來,他只是想等她老婆氣消了,風頭過了,再出去偷……。

而且,那女人老是趁白天他上班時,打電話去挑逗的他全身是火,忍的了一時也忍不了一世啊!

 

而他老婆,因為阿和一次的偷吃,搞的她杯弓蛇影。

三不五十的就打電話查勤,看阿和去了哪裡?

 

阿和的工作是很好掩飾他的行為的,只要去見客戶,手機常要開成震動,就算是在女人那,他老婆也很難查證阿和的行蹤。但女人的敏銳嗅覺讓她很快又察覺阿和的不對勁,雖然阿和矢口否認,但她就是知道絕不單純。

她去找了徵信社,跟蹤阿和每天的去處,跟什麼人做了什麼事,沒幾天,就查到阿和的外遇對象,他們就趁著那女人中午下班以後,在她家裡翻雲覆雨!阿和以為,只要不去公共場所,就不會被抓包了。

徵信社報告很快交到她手上,阿和再一次上那女人家時,她抱著兒子,跟徵信社的人在她家門外敲了好久的門。他們一直沒出來,任他老婆跟兒子在門口哭鬧了好幾個小時,在她們被管理員請走以後,阿和才悄悄的溜走。

回到家她繼續鬧,阿和也不理她,就由她去哭去吵,他知道女人的一哭二鬧三上吊,如果沒人搭聲,也就唱不下去了。

 

可是她不管阿和理不理她,就是不停的哭鬧,白天對兒子哭,對婆婆鬧,晚上阿和回家,又繼續對阿和鬧。

這次阿和卻像吃了秤陀鐵了心一樣,決意不理會老婆的哭鬧手段,他很堅決的告訴他老婆:「又不是捉姦在床,一切只是你胡思亂想!」

 

最後先受不了的是她婆婆,她告訴阿和的老婆說:「你這樣每天鬧,也不知道是在鬧什麼,到底想怎麼樣?要不然你們就離婚好了!」

他老媽護子心切的幫著兒子說話。她老是冷漠的跟媳婦說:「又不是抓姦在床,不要整天在那邊疑神疑鬼的。」

她跟兒子講:「有本事把家裡的哄好了再出去鬼混,我受不了她整天又哭又鬧的煩死了!」

 

聽到阿和他老媽竟然說出這樣的話,她傻眼了!本來以為至少她會幫幫她的,她可是站在理上面的啊!沒想到他媽媽竟然要她離婚。

阿和對他媽媽的話沒有意見,不置可否的撇過頭不看她,早就對她開始不耐煩的阿和,隔天早上就簽了離婚協議書給她。

 

她對這個家庭,是徹底的死心了!

不再留戀。

 

文章標籤

全站熱搜

c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