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小到大,我收過的情書真的寥寥無幾,記得,第一次收到情書,是在國中的時候。

那時候才剛上國一沒多久,因為生性孤辟,所以跟班上的同學也都沒啥交情,只是,有一天在下課的時候,突然班上有個帶頭的女生,突然興沖沖的跑到講台上,大聲喊著我的名字,說隔壁班有個男生要追我,問我給不給追?

在那個年紀,那個年代,對這樣的事情還是很保守的,被這樣當眾的宣佈出來,讓人還是只有羞紅了臉的份。

後來那個隔壁班的男生,也煞有其事的寫了封情書要那個女生轉交了過來,只是,這轉交的過程也讓人尷尬到極點,就是那種很惡作劇的方式,被公開的在講台上朗讀了出來,這對當時的我來講,只有羞辱,完全被半點被追求的飄然。


又一次收到情書,是某天放學回家的時候,在信箱裡發現了一封寄給我的信,寫了我的名字,對方卻沒有署名。還記得當時看到信箱裡竟然有我的信,是偷偷摸摸的把信夾到廁所裡去看的,那時家裡管的非常嚴格,就連有男同學打電話來家裡,都是不被允許的事。

但是,因為那封信是沒有貼郵票,直接被投入我家信箱的,所以對這樣一個不知名人士,卻連我名字跟地址都被打探出來的事,只覺得恐怖,是被跟蹤了嗎?不然怎麼連地址都知道?

我國中的時候是跨學區就學的,住在三重,但是唸的是台北的學校,又,學校裡所有填寫的地址,都是借用的戶口的人家地址,能由學校打聽到資料的可能性非常的低,那就只剩下被跟蹤的這個可能性了,想來就覺得害怕。被偷偷跟蹤了都不自知呀!

 

後來高中唸的是完全只有女生的日文科,要想認識男生的機會很少,長相也不是有多美麗到能讓其他科系的男生注意到,所以高中時期一直是很安靜的渡過。


出了社會以後,就沒再收過像樣的情書了,只有一次,好像是情人節要到了,某間其他公司的外務小弟,傳來一張祝我情人節快樂,邀約晚餐的傳真到公司裡,因為是傳真,當然所有公司的同事都傳閱過了才丟到我手上,當時我只想找個地洞鑽!

記得那天下班的時候,還是偷偷的跑大樓後門閃掉的,因為聽比較早下班的同事傳來的消息,那個男生就在公司樓下等著。

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連到了出社會,對這種被公開追求的事還是只會閃躲?雖然後來交了男友,但是也是由日久生情,不是那種因為對方的猛烈追求而交往的,我想,如果是這樣的話,恐怕也就不會跟他在一起了吧!


不管怎說,在我開始交第一個男友以後,就連後來再交的男友,也從來沒有一個人曾寫過一封情書給我,這不知道能不能算是一種遺憾呢?呵呵!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