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嬤是個很愛漂亮的阿嬤,在住院的時候,每天早上起床都還要擦口紅,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氣色好些。



而且每天來看病的人很多,在雙溪的老朋友,還有他的兄弟姊妹們,所以更是一定要擦口紅。



在我的印象裡,阿嬤從來就沒有老過,就算是已經活到六十九歲了,沒染過髮但頭上還是連根白髮也沒有,黑黑金金的。但他很怕我們覺得他老了,常常會問我他看起來是不是老了。



或許是因為阿嬤一直過著很快樂的日子,所以歲月也沒在他臉上留下多少痕跡,雖然有皺紋但一點也看不出原來都已經快要七十歲的樣子,不管過了多少年,他還是像以前我跟他住在雙溪時差不了多少,看起來都是像才剛五十歲。


在住院的那當中,因為家裡就我一個人是沒工作閒晃著的,所以跟小嬸兩個人輪著照料,一個人顧一個星期,白天如果大姑姑去醫院看阿嬤,我就去他土城家裡洗澡換衣服。然後再回醫院繼續。

阿嬤每天都在吊點滴,一大堆的藥還有營養份,三餐跟睡前的藥,阿嬤呆在醫院,一天比一天還要衰落,每天都要做檢查,不同的檢查,然後就是等報告。

阿嬤的食慾越來越差,醫院的東西吃不慣,好在大伯母、三個姑姑還有小嬸他們都會輪著煮些阿嬤愛吃的東西,或是帶些補品來醫院。真的都沒人帶來,我就騎車到附近買些阿嬤想吃的東西,魚湯、水果回去。

一開始我們是住在大間的六人房,很吵,有時候看到其他病床的人在收東西,說是可以出院了,我們就好生羨慕,多希望下一個可以出院的是阿嬤。可惜好運一直沒輪到我們!

每天這樣的躺在病床上,是很悶的,早上,早餐前護士先來量血壓、血糖,然後是餐後血糖,再來是主治醫生的看望,跟我們講解阿嬤的最新情況。

沒事以後,我會推著輪椅帶阿嬤到亞東的空中花園去閒晃一下,晒晒太陽,呼吸一下不是醫院的空氣,然後抽煙。

雖然醫生說最好阿嬤是不要再抽煙了比較好,可是那時候我們都想反正生病的是肝,每天呆在醫院又都吃不好,活的也很難過,還不如就讓阿嬤抽吧!也影響不了什麼就是。

總之,每天出去透透氣抽煙的小片刻,是阿嬤最開心的時光,要不,每天呆在病房裡,聞濃濃的消毒水、藥水味,瞪其他病床的病人,很是痛苦。

因為每天都在打針,阿嬤的血管又細,也不能說是護士的技術不好啦,反正到後來,阿嬤兩隻手上都是一堆的瘀青,抽血的瘀青,打針打歪掉的瘀青,多到嚇人。

最後的辦法,竟是在脖子開個洞,直接從那邊打點滴……。很恐怖的,要動用到醫生跟麻醉師來做才行的東西。

切片報告出來以後醫生說是惡性腫瘤,一定要開刀,因為腫瘤一直在長大,不開刀都不行。

開刀前一天,醫生來說手術的事,要我們不用太擔心,只要開完刀情況就穩定了,大家也都只能祈禱,求老天讓阿嬤能熬過這關。

手術的前一晚不能進食,連半滴水都不能喝,很難撐,渴了只能幫阿嬤用棉花棒沾水,潤潤嘴唇,真的很辛苦。

手術從早上開始,醫生說大概兩三個小時就完成了,那天他們七個兄弟姊妹都到期,不用上課的小孩也都到醫院等待。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,醫生所說的三個小時也早就過了,就是不見手術房有人出來,大家都急的要命。

手術一直到晚上才結束,醫生說取出來的腫瘤有一個臉盆那麼大,像鐵那麼硬,當初掃瞄照片拍不出來原來腫瘤那麼大。

手術完,阿嬤被送到加護病房給護士做專門的照料,每次最多三個人可以進去,要全副武裝的防菌隔離衣,情況不太樂觀,醫生說要等阿嬤清醒也得兩三天,大家都很急,可是也只能等。每個人都只能故作鎮定,誰都不想在別人面前流淚。

阿嬤在加護病房多呆了好幾天才被轉回普通病房,能被轉回普通病房當然是好事,可是阿嬤的情況還是很不好,每天一樣是要吊點滴,打針吃藥,要等康復還有的等。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