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大早,回到雙溪,已經開始在搭棚子準備喪事,我們在巷子口就要下車,三跪九叩的爬回家裡,每個人都回到家了,每個人都哭紅了眼,舅公、姨婆等等阿嬤的兄弟姊姊也都過去幫忙,一到家,就有人拉著給我們量尺寸,披麻帶孝。

阿嬤的遺體就放在大廳裡搭的幕廉後,祭拜後,大家就都到門口兩張大桌子坐著,一邊給阿嬤唸往生咒,一邊折元寶,有的折蓮花,每個人都在哭,雖然早在醫院大家就已經多少有點心理準備阿嬤可能撐不過這關,但還是覺得阿嬤走的太快了!


雖然,早點走總比他一直在醫院給拖磨的不成人形好!但是我們還是不捨得!

三個姑姑在阿嬤走的那天晚上,都有夢到阿嬤,小姑姑夢到阿嬤跟阿公兩個手牽著手,開心的笑著。

大姑姑夢到阿嬤跟他說他病已經好了,不會痛了,一臉祥和。

二姑姑夢到阿媽在他床前看著他,沒有說什麼話。

我又開始難過,為什麼我就沒有看到阿嬤來我夢裡?

晚上要給阿嬤守夜,大家都在門口折蓮花,伯母跟我媽、小嬸則忙著在廚房張羅吃喝,一直到早上給阿嬤上完香,大家才輪流小睡一下。

給阿嬤上香的時候,我們都會給阿嬤點跟煙,插在香爐裡,煙很快就抽完了,有時候,阿嬤會要我們再點一根給他抽,才讓我們執到筊收飯菜。

折蓮花用的金紙一箱一箱的叫,除了一張大大的蓮花被,還有好多好多的蓮花,要給阿嬤一路前往西方極樂,這也是我們最後能為阿嬤做的事了。

頭七那天夜裡,大家依舊在守靈,小叔叔的小女兒說,看到阿嬤在旁邊看著他玩,小小的年紀,還不懂阿嬤已經不在了,也不懂的要怕。我也想看到阿嬤,可是我看不到。

阿嬤要入棺了,我們見完阿嬤最後一面,就要封棺,一想到從此就見不到阿嬤,大家都忍不住的痛哭失聲,從此阿嬤只能留在我們的記憶裡了!送阿嬤上山頭,不能直接放到祖墳跟阿公一起,他的新墳,遙遙的可以看到我們雙溪的家,讓他可以在往後我們回雙溪時,遠遠的看著我們。

出殯完,開始宴客請那些來做公祭的人吃飯,我負責坐在一旁收白包,三個姑姑說,最好不要給他們幾個兄弟或媳婦去碰這些,免得最後如果數目有問題,又要吵個沒完,所以工作就落到我頭上,負責收白包,然後記錄誰誰誰包了多少。

其實白包也沒多少,扣掉喪事的費用跟阿嬤住院期間的費用,所剩無幾。

晚上,他們幾個兄弟圍成一桌在討論著分遺產的事情,然後說要分家,說他們跟阿公姓的以後拜阿公跟阿公的祖先,我們跟阿嬤姓的則拜阿嬤跟阿嬤的祖先等等。

三個姑姑跟我,還有幾個已經長大懂事的表弟妹、堂弟妹坐另一桌,聽著他們幾個兄弟在爭吵著,說什麼怎麼可能阿嬤戶頭裡剩下的錢才多少多少,是被誰給領走了、阿嬤以前的首飾金子怎麼少了等等。

堂弟在一旁邊喝酒邊開始大怒起來,我跟他兩個就當小輩的頭,去跟他們吵,為什麼阿嬤才剛走他們就急著要分家,吵著要他們收斂一點,他們說我們小孩沒有權利說話,我堂弟大吼回去說他是長孫,絕對有權利說話!

阿嬤一直以來就是維持我們家的支柱,阿嬤不在了,那維繫著讓我們回雙溪的力量也開始消失,可是我們還是不容許,他們說要把雙溪的家賣掉變現的做法!那裡也是他們的老家,怎麼可以就這樣輕易賣掉!

最後因為我們的極力反對,這才沒有把雙溪的老家賣掉,讓我們以後回到雙溪拜拜後,有個可以大家坐下來休息的家。

辦完阿嬤的喪事,大家也都準備著要回台北了,大家都還有各自的生意要忙,我則回到我自己住的家裡,開始自閉起來。

然後,小姑姑因為小姑丈家裡在催,說要在百日內趕快結婚,不然就要等三年後,所以,又開始忙起小姑姑的婚禮大小事情,小姑姑要我當伴娘,我也只好跟著他開始忙起婚事,試婚紗、拍婚照等等的。

我那個已經分手的男友,或許是看我都沒有再打給他,不像以前每次跟他吵架說分手後,我還會哭哭啼啼的打給他,隔了一個多月,他又打來,說想要回來拿他沒帶走的東西,我冷冷的說,叫他要就一次拿完,沒帶走我都要丟掉了!

他到台北那天,我刻意躲開,不想再看到他,免的最後又心軟起來!

阿嬤不在了,生命裡有一部份被抽空了,我也無心再談情說愛。他要走便走,我無心挽留,心裡更想著既然他這麼無法體諒,真的沒有再繼續下去的必要。

幸好有小姑姑的婚禮,多少沖淡了大家臉上的哀傷,那年夏天,在這樣奇異的心情裡,結束。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