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年三兩事│蛇/蚵蚪 

童年三兩事│挑大糞/家家酒/蝸牛

我的童年,只有在雙溪的時候才是最快樂最開心的,也許是因為那個時候的小朋友最沒有壓力,不用上課唸書,也沒有家長比來比去的念力,我只要開心的生活,自在的過著每一天就好。

甚至說到我上了小學一年級,老實說那時候我也還是每天過著自己的生活,也許是因為幼稚園只念了中、大班,然後也不是很知道唸書是怎麼一回事?我那時候在雙溪念書的時候,只記得我剛到學校去為什麼早上朝會大家都會唱校歌了?可是我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懂,也就乾脆不去理其他人在幹什麼,專心的玩我自己的,現在想想對那時其他同學來講我應該也算是個異類吧!

*** 上學、寫作業***

因為不知道為什麼大家會的我都不會,所以每天在學校我好像都是在睡覺,甚至有過上課上到一半跑出去外面玩的,而鄉下的老師也不像都市那麼嚴格,只想做好他自己的事,所以也沒有很特意去盯我。

但就算是過著這麼自我的生活,我還是開始討厭起上課了!

 

不為別的,就只為了我早早就得要起床去上課,上課的日子對我來講好痛苦啊!

每天早上我都在和奶奶叫我起床的拉鋸戰裡開始我的一天,等我好不容易起床了,卻還是在半夢半醒之間去刷牙、洗臉,然後走出巷口去牽著別人的書包排隊走到學校去,學校離家裡有一小段路,這段路程我一直到是邊走邊睡的,所以到現在我回雙溪去,還是很搞不清楚到底當初那個小學是在哪裡?

 

每天放學回家,第一件事當然還是只有玩!有時連書包都還沒放下,我就急著和巷子裡的小孩一起吆喝著跑到溪邊去玩水。

那時候回家作業我也是都很交代了事,一開始是跟奶奶說沒有功課,反正他也看不懂國字,就只要幫我連絡簿簽一簽就好了。

後來奶奶發覺不對,怎麼可能我每天都沒有功課,所以我就又改了一招,像是國語要寫生字或是造句圈詞,我就寫了頭跟尾,其他中間全部空白!

這樣的好日子一直到第一次月考之後結束……。

 

因為上課都沒在聽(其實要聽也聽不懂,那時我連ㄅㄆㄇ都不會看),所以到考試我理所當然的拿個大鴨蛋回家,然後好像是台北的爹娘知道了就急了,要住附近的某個姐姐教我寫功課。

那時候因為要寫功課不能去玩,一整個心情憤恨,後來聽說我常常捏那個姐姐洩恨(糗事自己都忘光光了),所以過沒多久那個姐姐也就自動放棄說他不要再教我寫作業了。

 

好景不常的是我最後終究逃不開回台北的命運,二年級下學期的時候,家裡還是硬逼著把我帶回台北念書了!

 

剛上台北去到一個新的環境,說不怕當然是騙人的,當初在鄉下唸書自己像是個土霸王一樣,野的誰也管不了,去到台北的學效,老師個個都拿個大板子準備打人,兇神惡煞的怪嚇死人。

尤其是我剛轉學過去成績還是很差,讓老師對我的印象更是不好,好不容易熬了半年升上三年級,換了一個新的導師情況雖然有比較好轉,但是也沒有好到哪去。

而那些同學對我也不是很友善,可能是覺得我鄉下來的孩子是土包子,城市裡的流行我什麼都不懂,學校的功課又那麼差,自然也教不太到什麼朋友,甚至被欺負、排擠也是常有的事。

 

只是,去到台北唸書,我當然功課什麼的都逃不掉了,這下子功課才真的開始稍有進步。但比起其他的同學,還是差的遠遠。

 

三年級的時候,剛好我大妹也要上一年級了,所以我們每天很早起床,兩個人一起去搭公車上學,從三重到台北看來短短的一段路,因為每天都要塞車所以常常都要半個多小時才會到學校,而這段半個多小時的路程,當然也就是我們睡覺補眠的時間了。

因為老是在公車上睡覺,所以我們兩個就常常會坐過頭,而坐過頭這還只是小事,只要再到對面去坐原路回學校就好,最慘的事是常常我們兩個睡覺也就算了,偏偏是兩個都迷糊蛋兼愛睡覺,所以有時外套忘了拿,有時便當盒沒拿,最扯的是連書包都可以丟掉,而且自己還都沒有發現!

一直走到學校去以後,老師才在問:你為什麼沒帶書包?

這下子自己才終於發現:我書包又掉在公車上不見了!然後才又打電話回家要老媽打電話去公車總站問書包有沒有被撿走。

 

 

回到台北之後一點都不好玩,被打的特別兇、特別狠,我一點都不想再回憶下去了。

 

    c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