考完試以後我再上線,顫抖的打開小雅回覆我的小紙條,他沒有直接的答覆,上面寫著:「不要想太多了,專心準備考試吧!」

看到這樣簡短的兩句話,我知道她是不願意的。一切還是只是我的癡心妄想,更何況她身邊還有一個男友呢!

 

她跟那個不知道是第幾任的男友,在一起已經一年多了,那一年裡,發生了很多事,就像我說的她老是遇到會劈腿的男人,這次,她的男友,一樣是個劈腿的人。不一樣的是,這次小雅卻是心甘情願當別人的第三者,好像她已經放棄了找個只屬於她的愛情,好像是在心灰意冷之下的決定。

不管怎樣,她跟那男人在一起時,很清楚的知道他已經有女友了。

 

我也是因為知道她男友在劈腿,所以才敢大膽問她願不願意和我結婚,至少,我能給她的不就是專一的愛嗎!

可是她卻寧願跟個劈腿的男人也不願跟我在一起。

之後我們偶爾會在MSN上聊天,她說她不想再傷害我了,說我值得更好的女人。

我告訴她:「好不好是我認為的。」

我說:「只要能跟你在一起,我就滿足了。」

 

她不斷的發好人卡給我,一張又一張。

「你人太好了,我配不上你。」

「你以後會遇到一個更好的女人來愛你的。」

 

之後我跟她的聊天就像墮入好人卡的山洞裡,她隨手就丟一張給我。

 

也不管我要不要。

 

跟她分手的第四年,她跟她男友在一起的兩年後,她跟著她男友舉家搬到台中。她說她男友跟女友已經分了,所以她跟男友住在一起也沒關係。

我跟她的聊天比原來更少,除了她跟男友吵架,她根本不開MSN,而她們吵架的內容,卻不外是男友在網路上跟女人勾搭之類。

 

我告訴她:「會偷吃的男人是永遠都改不了的。」

可是小雅聽不下去,跟她男友吵吵鬧鬧分分合合的。

 

我認為她跟她男友是不會分開了的,已經跟她分手那麼多年,好像再怎麼等也等不到她回頭。

然後,我在工作上認識了一個女生,她跟小雅一樣笑起來甜甜的,我總是把她當成小雅在看,跟小雅不一樣的是,這個女生對我是有感情的。

我知道我一直把她當成小雅的替身,裝作是小雅在看著我笑。

 

在我們正式交往真正約會後的某一天,我跟她在山上看夜景,一切是那麼浪漫。

當我鼓起勇氣吻了她之後,我卻發現我吻她時並沒有像吻小雅時同樣的感覺,當我吻著小雅,心裡是甜的,就像天旋地轉一樣,每一次每一次,當我吻著小雅都會有相同的感動,好像只要抱著她,我就擁有了全世界一樣。

可是當我吻著那個女生,我心裡看到的是小雅,我腦海裡盤旋的也是小雅,可是我沒有那種甜蜜的感覺。

在那時我知道了我不能騙自己,也不能騙了那個女生,在吻完她之後,我老實告訴她:「其實我心裡一直都愛著我的前女友,我也一直在等她回頭,我想她總會回心轉意的,如果她願意回來我身邊,我想我會不顧一切的跟她在一起,我不想騙你,這對你是不公平的,你應該找一個真正愛你的男人。」我一口氣把話說完,不敢看她,我知道我正傷害著一個女孩,可是我覺得總比未來再拋棄她好。

跟她分手以後,我繼續等待小雅。因為我知道,永遠沒有人可以代替小雅在我心裡的位置。

 

小雅在台中過了三年,她搬回台北的家,說她跟男友分手了。

 

她回台北後半年,我才看到她上線,才知道她回台北,才知道她跟男友分手,她說已經完全死心,不再相信她男友的甜言蜜語,說她要回台北開始新生活。

 

小雅回台北以後一直都沒再交男朋友,她說想專心工作,交男友的事她沒心情也沒空去想。

我覺得這是我的時機到了,只要我一直守在她身邊。

 

她在台北的第一個聖誕節,我特意排了兩天假想上台北找她,我在MSN上問她有沒有空,我說我有休假。

小雅說她要上班,回到家已經很晚了,而且她們店裡假日客人比較多,她會很忙。

我說:「我只想看看你就好。」

「你還是住在原來那間房子嗎?我到台北直接過去你家等你下班。」

她說已經搬家很久了。

「不然我去你店裡等你下班好了,反正我同事會載我上台北。」

 

她說了一個地址,在台視後面的巷子裡,叫我不要太早到,說她上班不方便。

 

過了八年,終於可以再見到小雅,我心裡七上八下的,心裡計劃著等她下班以後可以帶她去吃個聖誕大餐什麼的,懷抱著這樣快樂的心情等到聖誕節。

我跟一起休假的同事一起開車上台北,可是因為我們都不是台北人,根本就不知道台視在哪邊。

一路上我一直打給小雅問路,從第一通電話她心情聽來還不錯,到第二通、第三通,她的口氣明顯的不爽起來。很不耐煩的說她還要上班,叫我們自己想辦法問人、找路。

 

等我到她工作的店,她們已經打烊,小雅正在鎖門,看到我,她沒什麼好臉色,瞥了我一眼,二話不說的去牽她的車,然後說她累了想回家了。

我不敢問她我本來計畫好的聖誕大餐,不敢問她要不要去逛逛,更不敢問她那我怎麼辦?只能呆呆的站在她車旁。

幸好小雅拿出兩頂安全帽,丟了一頂給我,一路上,她沒再說過第二句話。

到她家樓下,她兀自走在前頭,並不回頭看我,跟著她的背影走著。

是我又搞砸了嗎?

 

去到她家,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,有的家具是當初要跟她同居時我買的,她沒丟掉,我回想起跟她在苗栗僅有的快樂時光,想著為什麼我們兩個會這麼的無緣?

小雅不理我,一個人回她房間去,「碰」的一聲把門關上。只要她生氣就很愛甩門。

除了洗澡,她沒出過房門一步,而我,連去敲她的房門的勇氣都沒有,整晚就盯著無聲的電視發呆。我不敢把電視開聲音,我怕他跑出來大吼說我吵到她了。

那一晚,我跟她分手八年後的聖誕節,竟然在這樣奇異的渡過。

 

第二天早上,她醒來看我在客廳睡,語氣和緩的問我怎麼不去客房睡?然後說她要上班了。

她出門上班的時候,說要順路載我去坐車。

聽到小雅這樣說,我知道她沒打算晚上回家要再看到我,更不想讓我一個人在她家。

 

原本我所期待的,幻想的,還是只能停留在幻想中。

就像我以為她身邊沒有男朋友,她就會突然的發現我的存在,這終究只是一場夢。

 

那之後我沒再看過小雅上線,她的部落格也停止更新。

我輾轉從學長那裡打聽到,小雅換了新帳號,也換了部落格,更換了她一貫的暱稱,這一次,我徹底的失去她的消息,學長拒絕轉述她的近況,他說不要我再做白日夢了,他說小雅跟他談過,說她很抱歉又一次傷害了我,可是她看著我的時候,就是沒辦法有心跳的感覺,她說她不想要這樣的愛。對她來說太沉重了。

 

這是我跟小雅分手的第九年,沒有消息,我不知道她過的好不好,她也不想讓我知道,她的新帳號聽說只有極少數人有,包括我學長,就是不包括我。

連當她的朋友的資格都沒有的我。

 

九年,很長,而我所有的甜蜜回憶卻是那麼短。

 

這個故事我說完了,因為我的生命裡,永遠不可能再出現小雅的名字,或是她的身影。唯一確定的,是我對小雅永遠的愛。

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還在等她哪一天回心轉意,我只知道我永遠找不到一個像小雅一樣的女人,所以我永遠都無法像愛她一樣的愛別人。

心動的痕跡*1
心動的痕跡*2
心動的痕跡*3
心動的痕跡*4
心動的痕跡*5
心動的痕跡*6

心動的痕跡*7
心動的痕跡*8

情殤*心動之後*1

創作者介紹

Cindy的純屬虛構

c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