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泰瞇著眼,品嚐手中的威士忌,他喝酒的樣子就好像手中捧著的是瓊漿玉露一般,人酣耳熱的酒吧裡,吵鬧的人聲,朋友喧鬧嘻笑著,他突然說了一句沒頭沒腦的話:「牛奶酒絕對是家中必備啊!」

 

Nicky點頭讚頌說:「沒錯沒錯!要是帶妹回家,牛奶酒真是不能少的好貨!」

 

 

 

忘了是誰的生日,總之是在類似的場合,Nicky約了一堆的妹過去,一個平常很少聊但算認識的女生慧玲也到場,看她不同以往的火辣裝扮,阿泰對她留意了起來,俏麗的短髮,捲曲成一種誘惑的弧度,細肩帶衣服透著引人遐想的性感。

 

阿泰走過去和她攀談,閒聊著言不及意的話題,當然,成功的要到電話。

 

 

 

聽Nicky說慧玲剛失戀,所以找她來狂歡一下,慶祝她恢復單身。

 

 

 

看她點起一根細長的煙,阿泰微微皺了眉:「抽煙對皮膚不好噢!女生不都很在意有皺紋嗎?你不怕啊?」

 

「我是天生麗質永遠的十八歲啦!」慧玲喝了口Nicky特調的威士忌加可樂,甜甜的可樂會讓人忘了其實它還是杯烈酒,比Vodky的後作力更勁。

 

Nicky提醒她:「小心點,這酒很烈的。」一邊跟阿泰擠眉弄眼。

 

 

 

 

「她很單純的,你別搞她,是我找她來的,出了事要負責耶!」Nicky瞥眼看了慧玲一下,「她不是玩咖啦!」

 

阿泰又瞇了瞇眼,像是看到什麼奇特生物一樣的看著她,嫣紅的臉頰襯著脂粉未施的她,在酒精的國度裡飄飄然的笑著,有種不同的吸引力。他對Nicky笑說:「只是閒聊而已,又不是不認識。」

 

 

 

好像是在Nicky家吧!聚了一堆的網友,男男女女,舉杯交錯,那時她陪著男友到場,簡單的聊過幾句,之後在聊天室遇到,就偶爾會打個招呼,更多時候她都在潛水,靜靜的看著網友聊天,是個不多話的女孩,略帶稚氣不愛打扮,不是很特別的女孩卻令人難忘,或許是因為跟他們不是同個圈子的關係吧!

 

這個圈子實在是太亂了,很難講哪天跟誰又做了表兄弟,僅管大家心照不宣,但阿泰還是有些討厭。

 

 

 

Nicky跟她家離的很近,散會的時候帶了個女的,還有慧玲三個人搭計程車走了。

 

 

 

回到家,阿泰驚訝的看到她上線,敲她說:「不是醉了?」

 

慧玲:「嗯!是醉了,不過一躺下就耳鳴的厲害滿眼金星,只好起床等酒醒,很少喝烈酒的,真嗆!」

 

 

 

「你才一杯就醉了還真是不划算呀!浪費了好酒囉!」

 

「我平常又不喝酒!今天是給Nicky面子才去的,不喜歡人多的地方,太吵了。」

 

 

 

「改天請你喝別的吧,威士忌不適合你。」

 

慧玲不置可否的回說:「改天有時間再約囉!先睡了。」

 

 

 

隔兩個星期又在聊天室遇到她,閒聊著說現在的陽明山很美,濃厚的霧氣就像漫步在雲端,問她要不要上山走走?

 

她高興的連聲應好,說很久沒上陽明山了。

 

 

 

說是去山上走走,但其實也只是開車逛逛,非假日的郊區其實很少人,沒多久阿泰就繞下山了,問她會不會餓?阿泰說要下廚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其實阿泰很少帶人回家的,怕麻煩!租來的公寓雖然裝潢成適合開趴的好地方,但其實大多時候都是自己在家看片,偶爾,朋友聚會輪到在他家,但是機會很少,一來怕煙味,二來也怕人來人往的吵到鄰居,房子可不好找呀!

 

 

 

回到家阿泰挑了兩片剛下載好的片子,一部恐怖片一部愛情片,投影機開始閃出片頭「戀空」,阿泰說他先弄東西吃了,就繞到廚房去忙,讓她一個人看著電影。

 

阿泰開了瓶清酒溫熱,「涼涼的秋天喝酒暖身吧!」拿著酒瓶出來,阿泰也給她倒了一杯。剛弄好的炒烏龍麵冒著熱氣,沒幾分鐘兩個人就解決個清光。

 

 

 

吃完麵,她起身拿了根煙,轉身到陽台去點了起來,回頭跟阿泰笑著說:「你的陽台真棒!種了好多花,不像單身男人的家!」

 

阿泰又皺了皺眉,要她把煙熄掉:「別抽煙了,好臭,給你好東西,來。」

 

 

 

慧玲好奇的回到客廳,看著阿泰拿出一包煙草還有煙斗,仔細的把煙草塞好點燃,濃厚的煙草味瞬間充滿整間屋子,阿泰遞給她:「不要太大口,會燒到喉嚨。」吐出來的煙又被吸了回去,像是什麼珍品一樣。

 

「怎麼不捲成煙,比較好吸?」慧玲猶豫的接過煙斗,吸了一口。

 

「太浪費了!這是德國帶回來的,比台灣貨好耶!」阿泰又吸了口煙,把剩下的煙熄掉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陷在軟軟的沙發裡,她享受的蜷成一團:「這裡真是看片的好地方呢!軟軟的沙發,比在電影院舒服多了!」

 

「嗯!平常我下班就聽音樂喝酒,這裡隔音還不賴,所以我音響買很好。」

 

 

 

「要不要喝牛奶酒?甜甜的很好喝噢!」阿泰跟她介紹著,酒櫃裡藏酒很多,朋友的聚會通常一個人帶個一瓶過去,都是酒癡。

 

溫潤的牛奶酒讓她愛不釋口,很快就喝完一杯,推崇的說沒喝過這麼好喝的酒,改天還要來喝個兩杯。

 

 

 

電影還沒撥完,慧玲已經醉癱在沙發上了,酒精加上大麻的催化,她已經全身無力。

 

 

 

阿泰給自己又倒了杯紅酒,趁著酒意,阿泰摸摸她的臉,撥弄著她的頭髮,他忍不住親了她臉頰,順勢摟住她的腰往身上靠,軟軟的柔柔的女人香,刺激著阿泰的鼻子,衝擊著所有細胞,手指游移在她的腰際跟屁股。

 

她迷濛的看了阿泰一眼,黑黑的眼睛瞇成一種狐媚的性感姿態,撥開阿泰不安份的手:「就算喝醉我還是很清醒的!」

 

酒精在發酵著,在體內衝刺,他可不是柳下惠!她的聲音就像在挑逗著阿泰,嬌嬌的柔柔的。他雙手捧起她的臉,吻了她,深深的。她嬌喘著撇開臉要逃開阿泰的唇,阿泰將全身壓在她身上,放肆的雙手瘋狂的愛撫慧玲,不理會她嘶吼著不要的聲音,這個女人是絕品,是未經開發的瑰寶。

 

 

 

突然,阿泰腦中響起Nicky的話「她不是玩咖!」。

 

 

 

阿泰親了一下她的額頭,停止不安份的舉動。

 

 

 

關掉電影換上輕音樂,昏黃的壁燈照著阿泰,燭光晃動著他的背影,身上還透著酒氣,Nicky的話讓他清醒多了,慧玲不玩這種遊戲,他也不能壞了自己名聲,台北這麼小,很容易遇到的。

 

 

 

睡醒再送她回家吧!阿泰起身拿起棉被幫她蓋好,拖著沉沉的身體去洗澡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Nicky晃動杯子裡的冰塊,喀啦作響,問阿泰是不是帶誰回去品嚐?

 

阿泰微微笑不語,一口喝光杯裡的酒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indy 的頭像
cindy

Cindy的純屬虛構

c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